zpmmmmmmm

闲来无聊就yy身边的好友

养虾过情人节

不得不说,杨洋有时候是挺喜欢热闹的。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了一个无论何时都冷冷清清的人,心里那一份平静已经有了寄托,也就可以安心的热闹几次了。
可是那份寄托可能还没有正真的托到对方心里。
昨天是情人节。
杨洋破天荒的觉得有些孤独,可能因为马上就是过年的关系,身边也没有情人,很寂寞。
于是男生寝室今天也小小的热闹了一把。

大清早奔奔就把杨洋拖了起来。
“谁说的今天要好好的保住单身狗的尊严呢!还睡嘛呢!”
保住尊严这话确实是杨洋昨天晚上信口说的。那不是情人节寂寞而发吗,跟今天有什么关系啊!
闹了一番傻逼也醒了:“杨洋你快起来啊,你不起来我怎么睡啊!”
傻逼总在不应该的时候聪明,很气。
就这样,杨洋被拖了起来包饺子,准备饭菜。过了一会儿感觉就来了,嗯,既然这样,就好好准备一下。
于是傻逼也被叫了起来,三个人出门买了一大堆东西,完了还打电话叫来了楚楚。
等回来已经是正午了,夏天还在睡。
除非逼不得已,杨洋是倾向于让夏天睡到自然醒的。
毕竟,杨洋心疼他。

总之,夏天还是被大大小小的动静吵醒了。
“嗯,果然今天要包饺子吗?”夏天看起来还没有睡醒。
“是啊天哥,你快下来帮帮我们,楚楚也来了。”
“好久不见呀天哥,你快下来吧,我先去厨房帮杨洋了。”
“啊....好的。”
女孩很懂事,知道夏天不习惯在人前换衣服。

等夏天收拾好了饺子也出锅了,杨洋亲手包的饺子啊,夏天边吃边想。味道似乎也不太记得了,嘛,不难吃就是了。
“好吃吗?”
杨洋看着夏天,表情是难得的认真。这让夏天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看到杨洋逐渐变暗的眼神,前者快速的又塞了一个饺子进嘴。
这次他真的尝出了好吃的味道,似乎放了一点意料之外的调料,麻麻的,在舌尖作弊,让他陶醉不已。
“很好吃。”
“嗯!”杨洋马上笑了起来,“我放心了!”
随后杨洋又问了一圈,都得到满意的答案才开始吃起自己的来。

女孩子被留下来玩了一会儿游戏,之后奔奔用自己电脑放了最新的电视节目,大家无聊,便围在一起看了起来。索性有些瓜子零食,也不算无趣。

“这个人是钢琴大师啊,果然手很长。”傻逼喃喃的说。

“是啊,感觉手不行的人是没办法弹钢琴的呢!”

在座的男生听到楚楚这么说,都有些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

楚楚看了一圈,“果然天哥手很好看啊!”

杨洋听到有些不服气,明明自己手指也很修长的,“天哥,把手伸出来我们比比。”

“干嘛。”看着杨洋在空中晃来晃去的手掌,夏天不为所动,“弹钢琴并不是手指长就行....诶!”

说话间夏天的手已经被杨洋抓住放在了掌心。

“快伸开手指跟我比比,”杨洋傻笑着,“天哥,你只是手指细所以看起来长吧。”

杨洋的手很干燥,却很温暖。夏天觉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迷迷糊糊的跟着他手心对手心,接着手指对手指。

杨洋的手非常大,不愧是打篮球的,自己的手看起来几乎是一个小孩。夏天有点窘迫,想收回手,没想到杨洋竟一把握住了他整只手掌,还开心的说着。

“看到了吗楚楚!我就知道是我手比较长!”

楚楚有些愣,她看见被强行握住手的少年头越来越低,脸越来越红,看起来就像刚刚晒了很久的太阳回来,在冬日里显得特别违和。

楚楚有些局促道:“....呃,杨哥你手大得多行了吧!”

杨洋又傻不拉叽的笑了笑,随即放下手,但是松开夏天之前,竟然用拇指在他手背上暧昧的摩挲了两下,激得夏天一个轻颤。

这个家伙,竟然从头到尾都不动声色!

女孩毕竟比较敏感,刚刚的小动作刚巧被她捕捉到。心里敲起了鼓。很不妙啊,这两个人。


等节目放完,大家在寝室算是真的没事干了。

“天哥,你那只手也拿来比比。”

又来,杨洋你吃豆腐吃的真的很明显而且没水平你知道吗?楚楚在心里翻白眼。

“你!你不要过来!”

夏天虽然不知道杨洋的真正目的,但他就是感觉这样是不好的,没有这样的道理的。所以他一下子站起来把手藏住,难得有些紧张的说:“你不要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哪有两个大男人一直这么握手的。”

原来两个人没有在交往啊。

“天哥你别这样啊,我没想别的。”

是,你是除了吃豆腐就没想别的。

“......你去找别人比,总之....我不行!”

天哥真是一点都不傻啊。

“就一下,比一下。”说着就去拽夏天。

“不行!”夏天看起来真的有些急了,音调都高了起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哈哈哈哈哈,杨洋被拒绝了啊,你的魅力看来只对小女生有效!”

我去!傻逼mvp!楚楚在心里疯狂给他点赞。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笑了过去。不过后来等杨洋追到夏天后,愣是逼着他和自己比了十几次,最后终于腻了,才将温柔的吻轻轻的落在他手心。


晚上众人决定出去找找有没有什么餐馆还有位的,也算吃顿好的。找来找去还是吃的火锅。


酒足饭饱后,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杨洋说要买东西带着夏天走了另一条路。

一路上全是人,他们好几次差点被人群挤开。夏天正想开口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的时候,一阵锣鼓声从远处传来。他们这才发现路早就被封了,远处走来了一队红彤彤的花车,装饰着彩灯。

“什么啊,原来今天有花灯游行,居然被我们撞上了!”

“你早就知道然后带我来看的吧。”

夏天平静的道出杨洋的真实想法。后者笑笑,直接了当的默认了。

“想和你看,不行吗。”

“你觉得我会对这个感兴趣吗?”

杨洋似乎很有信心的笑了,夏天其实是喜欢这些热闹的东西的,他一直都知道。

流光溢彩的车队缓缓开过面前,那些都是真的花啊,夏天心里这么想着。夜晚把彩色的光整个献给人们,它们不停的闪烁变化着,美得好像所有的美好心愿都能被实现。

自己是喜欢这个的。

“真有气氛。”意识到的时候,夏天已经脱口而出。他依然无法将视线从花车上转移开。

灯光把夏天的脸照的红扑扑的,那双冷冷的眼睛里也有了温暖的光亮,看的杨洋心里也热热的。

人群越来越大,夏天好几次差点被挤进马路上,杨洋索性将他拉过来搂着,下巴搁在他头顶。夏天想挣脱却被杨洋接下来的话吓到不敢动作了。

“别乱动哦,不然我就一直这么抱着你直到你愿意和我交往。”

夏天又气又羞,环住自己的手臂结实又有力,他无可奈何,只好赌气使劲掐了一下。

“哈哈,好痛哦。”

杨洋的声音听起来又幸福又宠溺,夏天只觉得自己完全被摆了一道,脸烧得不行。

每次被杨洋牢牢掌控住,就会有一种陷阱泥沼的感觉,越是想逃便陷得越深。渐渐的那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能撩拨到自己的内心,这样下去的话,可能最后真的会和他在一起也说不定。

在一起吗?也就是说和他名正言顺,两厢情愿吗?

像现在这样,抱在一起也是随时可以的了?

想到这里,夏天的脸烫得几乎可以烤肉了。杨洋却一点也没发现,时不时的用下巴蹭蹭少年的头发,专注的看着灯会巡游。


等到散场,人流才真正发挥它的威力,一路上全是协勤和标示牌,却还是不能让人挤人的危险状况缓解一点。

杨洋毫不犹豫的牵起人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一反常态严肃的说:“在这里走散了很危险,听话,别松开我。”

一路上,杨洋有力的手掌都牢牢的握住他,有人推搡时还用身体护住他,夏天觉得有些晕,第一次感受到被如此照顾,他一句刻薄的话也说不出了,静静的任由杨洋领着他往地铁站走。

直到四下没几个人了,他们依然紧紧牵着,深夜的街道只剩下路上偶尔开过的汽车的声音,谁都没有打破沉默。直到在约定好的地铁站和楚楚他们碰面前,夏天才提醒杨洋应该松开了。

“那家店关门了,挺不凑巧的,你们玩的怎么样?”

杨洋如果活在书里,一定是个靠骗人谋生的大丑角,夏天心里小声怼道。


楚楚觉得自己要瞎了,坐个地铁而已,她为什么要承受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这些。

他们在车厢里站作一团,这个点,即使有许多座位,作为需要锻炼的年轻人他们是不会坐下的。

就这样,5个人开始聊起了各种事情,杨洋说到和夏天在大理的经历就开始滔滔不绝了。上次他和夏天一起去了大理,那个地方没有想象的那么旅游化,自然景观和人文风貌远远大于期待。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一人租了一辆小型电动车,在环海西路骑行了两天,一路上洱海边的农户和宽阔的田地都是那么美。可是等回了客栈才发现,他们从头到脚被路上的灰铺了厚厚一层,连头发都变成了土灰色。

说到这里,杨洋的眼睛里全是怀念,楚楚下意识看了看夏天。

没想到这一看,让楚楚完全听不到杨洋在说什么了。因为她太惊讶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夏天。记忆中的夏天很冷静,对什么事都淡淡的。可是现在面前这个夏天,眼睛亮的发光,就像洱海上的波光灵动,带着兴奋的笑意望着滔滔不绝的杨洋,就像在看他的毕生偶像。

这种眼神,让恋爱经历无数的楚楚都觉得脸颊发烫,而杨洋还在说着什么,毫无察觉一般。

也许是盯得太久了,就算是夏天,也察觉了出来,望向楚楚,眼里还有没来得及收敛的光芒。

一时间,他似乎反应过来楚楚在看什么,有些结巴的开口:“听....听杨洋,那个.....他的讲座又开始了,哈哈。“

楚楚也察觉到了冒犯,不忍心拆穿他,只能笑着点头转移视线:“就是呢!” 

心里却狂风暴雨:哈哈?天哥刚刚说“哈哈?”简直不能更僵硬了好吗!杨洋到底对夏天做了什么啊!这两个人!还骗自己过来说要一起维护单身狗的尊严?都怪自己没察觉啊,害得吃了五十斤狗粮还有苦说不出!

要不说男人就是男人,看看傻逼和奔奔两个室友,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粉红色氛围,该大笑的大笑,该挖鼻孔的挖鼻孔,你们平时是瞎子还是早就习惯了啊!


随着列车报站的声音,车厢晃了一下,靠门站着的杨洋还在说着什么,一个身影便撞到了怀里。

夏天站在楚楚旁边,把扶手让给了女孩子,却因为列车骤然减速不小心撞进了对面人的胸膛。

一时间杨洋收了声,顿了一两秒。没站稳的夏天下意识向上望进杨洋的双眼,那双眼睛变得神秘而富有吸引力,让夏天感到晕眩。最终他好歹反应了过来,马上从怀里出来退后一步低下头。

“不好意思,没站稳。”他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手也不知道放哪里了。

杨洋过了好几秒才有反应,站直了将夏天拉向自己:“你没事吧,来,你来靠在这里。”说着兀自将人转了个人一百八十度,靠在自己刚刚靠的地方,自己站了出来。

夏天窘迫的心情已经要溢出来了,随着马上到下一站的声音,他小腿狠狠使劲,抓着地面,心想绝不能再倒了,否则就太搞笑。

可没想到身旁的门忽然发出了响声,是杨洋的手忽然撑在了上面,他的身体也突然离的很近,夏天几乎能看到杨洋衣领上的小灰尘。他的心不自主的开始狂跳,他没有地方躲,在这样的桎梏下他只能努力地头偏向另一边。

“不好意思啊天哥,看来我平衡也不怎么好。”

说是这么说了,却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手也撑在门上没有拿开。夏天不敢出声,杨洋也顺理成章的将他圈在手臂里,好像这没有什么不对,不仅如此,还在悄悄地观察身下人,无论是他不知所措的眼神,还是红透了的耳尖,都让杨洋心里雀跃得要飞起来。

直到电车快要停稳,门马上就要打开了,他才将手收回来,拉开两人的距离。


所以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楚楚觉得自己失去了单身狗的尊严。


大纲:背景设定

2018年平安夜,信息时代在发展最蓬勃的时候遭到了归零般的重创。灾难在一夜间蔓延到了全世界的网络系统,所有地区的服务器全在一瞬间停止工作,电子设备全都处于黑屏状态。整个过程持续了五十分钟,之后人们发现所有智能设备里的数据全部消失,照片,文件,云盘,甚至软件本身,当然也包括虚拟消费账户。

昔日互联网巨头一夜之间一无所有,银行也纷纷宣布破产,成千上万人失业。

后来的人们把那次事件称为数据爆炸。

之所以为爆炸,基本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服务器上和云端上的数据太多,智能终端的依赖性过高,几乎所有的文件都储存在电子设备或者云端,大量的短期运营手游页游产生了一堆庞大的垃圾数据后被遗留,再加上云计算公司违规贩售多于实际的云端空间来牟利,日积月累,在达到一个特定的数据量时,目前的储存单位无法支撑,就产生了爆炸。但是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爆炸的导火索在于一种类似于病毒的东西。

有一些人称之为“D”病毒。Delete。

因为这个灾难危及到的不只是数据,还有设备本身,并且具有感染性。在那之后就算是没有联网的手机,只要一试图连上网络,就会被清除数据。外接存储设备同理,只要一接入被感染的设备,就会在一瞬间被清除。

人类从网络时代开始至今的一切,都成为了零。

没有社交网络,没有电子游戏,没有搜索引擎,没有相片,甚至连歌曲都没有。不过,也有幸存下来的。

媒体,非智能的电视机,DVD和蓝光放映机,电影,MP3,CD和唱片机。


而在三个月后,更可怕的事情发生。数据既然是爆炸的,就算被删除也会留下痕迹。而D病毒似乎并不是简单的删除他们,而是将他们像垃圾一样压缩然后丢弃。

“数字废墟”,男主角就在这里出现。

上课打开同一袋pocky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

最后的风雨桥和逢魔之时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基于现实)

夏天从来都是对选课这种事情提不起精神的,他知道总会有课给自己上,无论什么课,都认认真真的就行。老师总是不会亏待认真的学生。
所以大清早9点钟,在杨洋奔哥和傻逼都在疯狂的刷新页面的时候,被杨洋强行拉下床坐到电脑前的他也只是开着页面看着其他的网站而已。他想等到奔哥或者谁说刷新出来的时候,再进去也不迟。
“你们刷出来了吗?”
“没有.....”
“学校这个系统每次都崩,没有人意识到该优化了吗?”
“确实啊,这些写代码的也太懒了吧。”
“就是就是,辣鸡网站,辣鸡教务在线,辣鸡系统!”
在傻逼不停的骂着的时候,杨洋说了一声“出来了。”
奔哥一瞬间兴奋起来,“快快快!选体育课!篮球!篮球!”
“好了吗!”
“嗯.....满了。”
“啊!我进去了耶耶耶耶!”
“为什么傻逼可以,我一点就满了?”
“杨哥emmmmm,可能人品.....快!!!选修课!那个韩语课!老师是个韩国大美女!主播一样的颜值!”
“进了。”
“我也进了。”
这个时候夏天才后之后觉的进了选课系统,“奔哥,密码是身份证吗?”
“..........”
“你怎么才进啊天哥!!!!哈哈哈哈哈完了,你可看不到韩国大长腿了!”
“啧,叫你看着你怎么又忘了。”杨洋有些埋怨的说。
“不急,总有课。”
“体育....篮球我看看....满了,天哥杨哥你们看看羽毛球,这个也好过。”
“满了.....”
“嗯。”

“我去!这些人也太凶残了吧,能选的都满了?!”
杨洋啧了一声,心想着自己这么好的条件不能打篮球耍帅就憋的慌。
夏天倒是悠悠闲闲的看着其他的课一个一个加过来。
“啊,我加进体育课了。”
“我去,满了你也能加?”
“这个没满啊。”
“啊,天哥!号码多少的,我跟你选一样的!”杨洋想总算天无绝人之路。
“599”
“ok!加进去了!天哥你真是我的幸运男神!”

“emmmm不对吧,杨哥,天哥,我看599是......噗!是交际舞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杨洋大吼一声,忙去确认过之后,简直想一头撞在键盘上。交际舞.....就是那种一大大二大大的交际舞......杀了他算了!
“嗯,是交际舞。”夏天淡淡地说,就好像在说,他刚刚吃了什么一样普通。

“奔哥,快帮我俩看看还有没有正常的体育课!不像天哥,我有偶像包袱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行我帮你看看.......噗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交际舞又不丑。”夏天有些不解为什么不能选交际舞,在他看来只要能学到新东西的课都是可以值得去上的。
“嗯.....不丑,但是很不幸,一节多余的都没有了,还有一个手语操,我觉得还不如交际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洋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得了,大不了平时不去,期末去考个体测就算及格。要他跳舞,还不如去耍猴来的帅气!

“天哥你的选修是什么?”
“嗯...我看看....人力资源管理。”
“不会吧!!!那个很难过的!老师给分很低!”
“是吗?谁说的?”
“一个学姐说的,都是血和泪啊.....”
“哦?哪个学姐。”提到学姐,还在消沉的杨洋就打起精神了。
“你这个花花公子不要去祸害我们的女神学姐啊警告你。”
“啧,我就随便问问,大一学妹我都顾不过来!谁顾学姐啊!”
“你很棒棒了....比不上比不上!”

“杨洋.....”
“嗯?”
“没什么。”其实夏天是想问杨洋要不要过来陪他上人力资源,但是想起来刚刚他们说老师给分低,就放弃了。倒不是怕杨洋拒绝,就是怕害了他。

交际舞的课,杨洋第一周硬是没有去,夏天去了。等到第二周,看到默默的夏天一个人去上课心里总不是滋味,就也跟着去了。心想作为好朋友总不能让夏天一个人出丑。

结果发现整个班上就他和夏天两个人男生。果然没有哪个男生该选跳舞的课吧!除了夏天这种天然和自己这种倒霉蛋!
夏天站在最后一排,但是听得比谁都认真。杨洋这才发现老师长得非常好看,示范的时候舞姿让人移不开眼睛。杨洋突然想,也许华尔兹并不是那么丢脸的事。

“好,现在大家和自己的舞伴开始练习吧,内容就是我刚刚教的四个动作!”
什....什么!舞伴!!??想来也是,这种舞本来就是男女搭配的。完了完了,当着妹子的面出丑。
可是一会儿杨洋就发现所有女生都和另一个女生组队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头老师却走了过来。

“夏天同学,来吧,我继续和你练习,上周为了带你教你跳女步有些不适应吧,今天你也试着跳一下男步.....嗯?我们今天课上又多了一位帅哥?”
“嗯!老师好,我是杨洋,这周才换的这节课!”
“啊...是才换过来的?”
“对,因为听说这节课的老师又漂亮又温柔,所以就换了。”一个阳光帅气的笑容和撒谎不打草稿的巧嘴。夏天在心里翻白眼。
效果果然不错,美女老师一下子就笑开了。“原来是这样呀,那老师可轻松啦。你刚好和夏天同学搭成舞伴。嗯.....让老师看看身型体格....那你就跳男步吧,刚好夏天同学也学的女步!”
“老师....”
“好的,谢谢老师帮我们安排,我们会好好练习的!”杨洋笑容满面的就应下来,留着夏天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丫不是超级讨厌这个课吗!!色令智昏的家伙!

“杨洋同学你先过来,我教一下你,你上节课没来。”
“诶。”

夏天看着不远处的两个身影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个杨洋,两面三刀的家伙!竟然让他失去了每节课被老师亲自辅导的机会!

其他的女生虽然也在练习,无一例外的都注意到了新来的杨洋。毕竟他高大帅气又长得有亲和力,谁看了不想再多看几眼。
所以等到杨洋回来想要和他开始练习的时候,女生里有了一些不小的骚动。
杨洋也习惯了,并不在意,大方的拉起夏天的手就搭在自己身上,右手往腰上一搂,就将夏天搂到了很近很近的距离。
“嗯?你腰好细。”
杨洋低头看着他,似笑非笑,这样近,能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甚至感受到他的呼吸。
另一只手举在空中和他手心贴手心,牵在一起的感觉有些奇妙。
有几个女生甚至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夏天也有些惊讶,他还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距离这么近过。

“来,先是左脚。”
他没听错吧,杨洋开始指导他了?一想事情就乱了阵脚。没跳几步就出了错。
“啊,对不起。”夏天本来就是属于四肢不太协调的类型,跳舞对他来说确实不是能一下子学会的。
可杨洋现在似乎特别得心应手。夏天有些脸红,明明自己比他多上了一节课,现在还不如他了。
“没事,老师说了,男步是带领着女步跳的。你只需要跟着我,相信我不会错就行了。”
夏天点了点头。杨洋因为距离近就把声音压的很低,让他有一种在耳语的错觉。
“来。”
果然,被杨洋有力的手臂带领着方向,似乎不用去考虑左右问题,只要跟着他就行了。腰上的手臂忽然紧了紧,“靠近一点,不然不好跳。”
“嗯...”
杨洋的手有些烫,紧紧地贴在后背,不一会儿夏天有了出汗的感觉。
“好了,休息一下吧。”
“好的!天哥怎么样,我学的快吧!”
“你不是说这个很丢脸吗?”
“那是没看到老师跳之前!跳这个舞,没想到也会这么好看!”
杨洋的直率让夏天听着很轻松,这就是杨洋,他总能看到事物的发光处。无论是多么糟糕的人,甚至是像夏天自己这样的人,杨洋都能说出优点。他有些懂的杨洋为什么这么讨人喜欢了。

“好了,老师要放音乐咯!大家跟着音乐跳一会儿吧!”

两人又重新抱在了一起,音乐是一首耳熟能详缺不知道名字的古典曲子,杨洋轻易的就找到了拍点,拉起夏天就转了起来。
夏天认真的配合着,脸颊因为运动而微微泛着红。
杨洋低头看了他一眼,心里猛然一跳。
他手心突然出了汗,拍子有些不稳了,步伐也乱了节奏。

“啊!嘶——”
“天哥!对不起!踩到你了!”

“哈哈哈!”远处传来一些并不刺耳的笑声。抬头发现女同学们和老师都在看着这边。
“小摩擦不可避免呢!”美女老师笑着说。

是啊,不可避免。
杨洋这么想着,眼睛只是楞楞的看着脸红到衣领里的夏天。

关于现欧

如今的自己非常憧憬那段大学寝室的时光,自己也写了男生寝室的日常,也写了一对自认为可爱的cp。当看到这篇连载的时候觉得很对自己的胃口。并且对于现欧,是打从心底的喜欢。

但是所谓的思乡者不敢听琵琶,就说的是我和现欧吧。

这样的喜欢可能是源于我对我自己脑海的养虾cp的重叠,也是源于我对寝室生活的向往和缅怀。有时候我会觉得欧神身上有自己的影子,这样的影子会很严重,不只是爱打游戏这一点,或者是小白,或者本子,都多多少少能看到一些熟悉人的影子。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我会觉得让现欧在一起是一件不敢去想象的事情。一想到就会心痛,好像自己就在那里,就是他们其中之一。或者是嫉妒着他们还能青涩的爱着。

关于我自己的cp,更加感到人设的苍白。不过这也给了我方向,我从前总是看到他们的可爱面。这个也给了我灵感,也许我也能给他们加上致命的缺点。让他们也变得立体。可是这么思考了过后我就放弃了,因为他们是那么美好。可能杨洋会有点花心,夏天会有点闷,但是这就是他们,如果再加上一些丑陋的缺点,我会非常不忍心,因为他们是大学生活美好的一面,而不是那个连载漫画一样的,怎么说,世间百态。我不想破坏我这份美好的幻想。

本来最初写男子大学生就是因为自己在憧憬着这样美好的关系,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安排在一起,却遇见命中注定的感觉。在每一天每一天最最最平淡的事情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的渗透到对方内心。这可能是我最憧憬的感情模式。

所以,我会喜欢他们,也会嫉妒他们。知道他们在一起我会非常不安,知道他们发生了小故事会非常不安,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更是非常非常的不安,非常心痛,感觉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那段金子一般闪光的日子,每一寸空气都开始钻进自己的身体,都是从他们身上过来的。所以可能更多的是为自己心痛。

关于养虾CP

我想我还会继续想出一些日常的小故事,可无法否认的是,我已经被那个连载的人设限制住了。我已经被我的生活限制住了。我已经不是那个看到两个走在校园的男生就能写出一整个故事的状态了,因为我已经没有支持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我身在其中。

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幸福 看到他们“一对璧人”(金星秀梗)坐在一起看春晚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四舍五入就等于洞房!!!!!!!啊啊啊啊啊啊啊瞬间爆炸!我真是......萌上凯歌还能坚持这么久真是太好了!!!

男子大学生的非日常

夏天知道杨洋不是故意的,可是内心的气恼不是说灭就灭的,不由把烦闷全撒在杨洋身上,一副“杨洋勿近”的表情。
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事情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位天真的少女。在研究楼前那排树下,一股股刺鼻的香樟气息不停的涌进夏天的鼻子,他感到烦躁不已。

“对不起,你是杨洋同学吗?”
“啊,我是。”
杨洋觉得女孩挺眼熟了,于是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可掩饰的红晕浮上女孩白白的耳廓,“那个...上次多亏你帮我付校车钱,没..没别的意思,就是.....可以请你们喝杯茶吗?”女孩说到“你们”时,快速瞟了一眼夏天又将视线死死粘在杨洋身上。
“嗯...喝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对吧,夏天。”他说完转过头看着夏天,一脸看来逃不掉了的表情。
夏天了然,准备离开,却被杨洋一个用力扯住手腕。
我不想和陌生人喝茶!夏天如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此刻凶巴巴的瞪着杨洋。
“夏天不去的话我也算了吧。”杨洋故作遗憾的对女生说。
“诶!!夏天学长,拜托了......”
“…我更想喝咖啡。”
一对真诚的少女眼睛面前,夏天败下阵来,心里暗暗骂杨洋狡猾。

他们去到了校外一个非常舒适的咖啡馆,整个过程夏天不想再回忆起,无非是杨洋那个家伙逗的女生不停的发出可爱的笑声,讲话的时候魅力全开,闪的女生的视线根本移不开。夏天话越来越少,渐渐感到世界越来越窄,压得他烦躁不已,最后内心一股无名的火气冲上心头,干脆甩下一句头痛便逃走了。

“天哥,天哥!夏天!”
杨洋追出来把一个劲往学校方向走的夏天扯住,“你去哪儿?”
“这不是很明显吗?”语气还是那么冷冷的,可上扬的尾音已经足够让杨洋听出说话人的气愤。
“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回去休息。”夏天不可察觉的吸一口气,又变回了一成不变的平静声线。
可是杨洋已经察觉出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又暂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眼前人的反常,想继续追问却不忍看到夏天为难。于是杨洋上前一步,抓住夏天的手臂,接着像平日一样露出招牌的笑容。

“我扶着你,你靠着我休息!”
“别搞笑了…”夏天别过头不想看见他那张让人没辙的脸。
“好啦,被让女孩子久等了。”
“她只是在等你而已,我就不去了。”费了一些力气才挣脱的夏天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地方让他烦躁而且惧怕。
“喂喂,你知道孤男寡女会尴尬的啊。”
“你既然知道尴尬还要答应她,那我管得着吗?”
“不这还有你吗,拜托了,天哥。”
“说了,我不管了,走了。”

看着眼前人再次挣脱自己,杨洋感到越来越莫名其妙,他一向非常懂夏天,可是这次事情完全超出他的控制:“夏天!!”
不想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你是不是嫉妒有女生接近我,可是你也不是没有人追啊!”
“夏天!”
“夏天你到底犯什么毛病了!”强硬的走上去把人拉回来,却看到眼前形影不离的好友一副自己从没见过的表情,一对可怜兮兮红的眼眶,衬的漆黑的眸子更婉转水润。
杨洋沉默了,自责自己刚刚太大声吓到眼前人。
“我犯什么毛病…”许久,矮一点的少年抬起头直视杨洋,肩膀已经无可救药的颤抖起来,“你问我,我倒想问你!能不能!可不可以!把你那花花公子的习气收敛起来!”

这是杨洋第一次看到夏天这么吼人,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耳朵里少年中气不足却令人心疼的声音。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手从少年瘦弱的胳膊上缓缓放下,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越走越远。

可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当他发现细细的雨滴沾湿了袖口时,突然想起了洱海边的那个情不自禁的吻。
那个时候,怀里人焦急的推开了他,还差点滑倒,手被紧紧抓着,却只是徒劳的低着头掩饰自己红透的耳朵,没有说一句责怪他的话。

尽管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那次“意外”,过着一如往常的生活。可是他们之间,特别是夏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夏天他…似乎变了很多。

这样想着的杨洋听着稀松的雨声,突然抬起头,冲回了咖啡馆。

和女生到了歉之后,向老板借了把雨伞,快步冲了出去。
他的夏天,已经变了。变得容易生气,变得容易在意,变得对一点小事都敏感不已,变得有占有欲,变得那么…美好。
想到珍视的人正形单影只,杨洋的步伐越来越快。

“哗——”
漆黑的伞在身旁被一下子打开,零星的雨珠顺着滑了下来。伞下,雨被挡在外面,身边多了一份温暖的气息,就像天已经放晴。
夏天顶着已经淋湿的头发闷头继续走着,却也不舍躲开。

“以后不会再做那种事了。”
“…”

没有回应,于是杨洋往夏天那边看去,发现就算往他那边倾斜了很多,因为伞太小,瘦弱的肩膀都还淋着雨。

杨洋将伞换了边,抬起手,将人揽进怀里。
“让你吃醋了,对不起。”

耳边的热气和揽着他肩膀的手掌烫的夏天忘记了抵抗。他只能将头埋得越来越低,却无法掩住已经被烫红的脸颊,他绞尽脑汁想好好骂一顿他,却发现自己的气已经撒完了。
他开始感谢越下越大的雨,希望能盖过自己的心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天突然抬起头望向杨洋,“我并没有吃……诶,你…怎么也淋湿了?”
“是吗!”杨洋也有点惊讶的摸摸自己已经没有造型的头发。
“笨蛋。”
夏天不再看他,只是看着前方。

他们又经过了那一排香樟,这场柔和的雨盖过了那刺鼻的味道,只留下了一丝温暖在空气中缓缓流动。

小奏多 不是吧!!!晃是大灰狼啊!不要这么没有防备!(来自producer的担忧)

如龙:极/誓约的场所 桐生一马X真岛吾朗

我不信就我一个人玩了如龙极之后萌上了他们两个!!!然后一搜索发现真的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两个大写的直男!my answer is NOOOO!

这对在一起太带感了好吗,一个看起来侠骨柔情铁血真帅哥,其实却离经叛道从来不曾守过本分,一个看起来古灵精怪八面玲珑,其实却从始至终安静的忠于黑道。一个是堂岛之龙,一个是夜之帝王。但他们却又那么的相似,总是在不经间显露出惺惺相惜。

打游戏的时候被这对随时随地都能闪瞎,在大街上就各种丧尸play,警服play,去到俱乐部就开始女装play,还有酒保play!!!觉得他们是直男的都没有玩过支线剧情啊!

说说让我瞬间就想到的台词吧,真岛:“我喜欢像你这样强壮的男人。”桐生:“比起和女孩子,果然还是和你一起比较舒服。”(虽然吾郎美的女装。。。。。

anyway,什么警察游戏的时候就开始“让我搜一搜桐生老弟身上到底有没有带武器~”丧尸游戏的时候就“好想咬一口。”这些台词都非常糟糕啊!

再说两人的“孽缘”(游戏里是这么描述的,不过我觉得是“良缘”)从始至终,真岛对桐生的多番穷追不舍,都是为了帮他找回十年前的自己。

从如龙极的开篇(十年前),可能真岛就知道了一直保护木村实的就是桐生,桐生肯定也清楚,可是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这时的他们彼此已经在心里认可了对方。特别是真岛,他可能一直都非常想真正的走进这个轰动整个东城会的“堂岛之龙”的内心世界。所以才有开篇的差点杀掉桐生的一幕,两个人都非常帅气。

也是从这次开始,真岛才完完全全的被桐生的个人魅力征服了。

桐生从一开始比较被动,他和真岛的实力其实是不相上下的(毕竟都是我一个人玩出来的,因为是hard难度所以经常被真岛虐)一次又一次的磨砺中,桐生才渐渐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在被真岛在意着,才让桐生开始正视对真岛的感情。

两个人棋逢对手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再者桐生在东城会的出名程度绝不亚于风间组长,而且自身已经被组织“破门”的桐生,却依然非常坚持的叫真岛“大哥”可能就是出于一种非常克制切无法言说的感情吧,composed感情?

最萌的是两人的信条,桐生崇尚的正义,真岛崇尚的忠义,两人立场不一时的交锋也非常酣畅淋漓,从不轻视对手也从不防水,而即使站在对立面,却始终逃不过义这个字。

我所理解的桐生和真岛,抛开游戏里的表现,桐生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霸道却不失柔情的人,真岛则是一个幽默风趣又不失认真的人。

所以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带感的官粮支撑,如何不萌!!如何!不!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