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mmmmmmm

闲来无聊就yy身边的好友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

最后的风雨桥和逢魔之时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基于现实)

夏天从来都是对选课这种事情提不起精神的,他知道总会有课给自己上,无论什么课,都认认真真的就行。老师总是不会亏待认真的学生。
所以大清早9点钟,在杨洋奔哥和傻逼都在疯狂的刷新页面的时候,被杨洋强行拉下床坐到电脑前的他也只是开着页面看着其他的网站而已。他想等到奔哥或者谁说刷新出来的时候,再进去也不迟。
“你们刷出来了吗?”
“没有.....”
“学校这个系统每次都崩,没有人意识到该优化了吗?”
“确实啊,这些写代码的也太懒了吧。”
“就是就是,辣鸡网站,辣鸡教务在线,辣鸡系统!”
在傻逼不停的骂着的时候,杨洋说了一声“出来了。”
奔哥一瞬间兴奋起来,“快快快!选体育课!篮球!篮球!”
“好了吗!”
“嗯.....满了。”
“啊!我进去了耶耶耶耶!”
“为什么傻逼可以,我一点就满了?”
“杨哥emmmmm,可能人品.....快!!!选修课!那个韩语课!老师是个韩国大美女!主播一样的颜值!”
“进了。”
“我也进了。”
这个时候夏天才后之后觉的进了选课系统,“奔哥,密码是身份证吗?”
“..........”
“你怎么才进啊天哥!!!!哈哈哈哈哈完了,你可看不到韩国大长腿了!”
“啧,叫你看着你怎么又忘了。”杨洋有些埋怨的说。
“不急,总有课。”
“体育....篮球我看看....满了,天哥杨哥你们看看羽毛球,这个也好过。”
“满了.....”
“嗯。”

“我去!这些人也太凶残了吧,能选的都满了?!”
杨洋啧了一声,心想着自己这么好的条件不能打篮球耍帅就憋的慌。
夏天倒是悠悠闲闲的看着其他的课一个一个加过来。
“啊,我加进体育课了。”
“我去,满了你也能加?”
“这个没满啊。”
“啊,天哥!号码多少的,我跟你选一样的!”杨洋想总算天无绝人之路。
“599”
“ok!加进去了!天哥你真是我的幸运男神!”

“emmmm不对吧,杨哥,天哥,我看599是......噗!是交际舞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杨洋大吼一声,忙去确认过之后,简直想一头撞在键盘上。交际舞.....就是那种一大大二大大的交际舞......杀了他算了!
“嗯,是交际舞。”夏天淡淡地说,就好像在说,他刚刚吃了什么一样普通。

“奔哥,快帮我俩看看还有没有正常的体育课!不像天哥,我有偶像包袱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行我帮你看看.......噗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交际舞又不丑。”夏天有些不解为什么不能选交际舞,在他看来只要能学到新东西的课都是可以值得去上的。
“嗯.....不丑,但是很不幸,一节多余的都没有了,还有一个手语操,我觉得还不如交际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洋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得了,大不了平时不去,期末去考个体测就算及格。要他跳舞,还不如去耍猴来的帅气!

“天哥你的选修是什么?”
“嗯...我看看....人力资源管理。”
“不会吧!!!那个很难过的!老师给分很低!”
“是吗?谁说的?”
“一个学姐说的,都是血和泪啊.....”
“哦?哪个学姐。”提到学姐,还在消沉的杨洋就打起精神了。
“你这个花花公子不要去祸害我们的女神学姐啊警告你。”
“啧,我就随便问问,大一学妹我都顾不过来!谁顾学姐啊!”
“你很棒棒了....比不上比不上!”

“杨洋.....”
“嗯?”
“没什么。”其实夏天是想问杨洋要不要过来陪他上人力资源,但是想起来刚刚他们说老师给分低,就放弃了。倒不是怕杨洋拒绝,就是怕害了他。

交际舞的课,杨洋第一周硬是没有去,夏天去了。等到第二周,看到默默的夏天一个人去上课心里总不是滋味,就也跟着去了。心想作为好朋友总不能让夏天一个人出丑。

结果发现整个班上就他和夏天两个人男生。果然没有哪个男生该选跳舞的课吧!除了夏天这种天然和自己这种倒霉蛋!
夏天站在最后一排,但是听得比谁都认真。杨洋这才发现老师长得非常好看,示范的时候舞姿让人移不开眼睛。杨洋突然想,也许华尔兹并不是那么丢脸的事。

“好,现在大家和自己的舞伴开始练习吧,内容就是我刚刚教的四个动作!”
什....什么!舞伴!!??想来也是,这种舞本来就是男女搭配的。完了完了,当着妹子的面出丑。
可是一会儿杨洋就发现所有女生都和另一个女生组队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头老师却走了过来。

“夏天同学,来吧,我继续和你练习,上周为了带你教你跳女步有些不适应吧,今天你也试着跳一下男步.....嗯?我们今天课上又多了一位帅哥?”
“嗯!老师好,我是杨洋,这周才换的这节课!”
“啊...是才换过来的?”
“对,因为听说这节课的老师又漂亮又温柔,所以就换了。”一个阳光帅气的笑容和撒谎不打草稿的巧嘴。夏天在心里翻白眼。
效果果然不错,美女老师一下子就笑开了。“原来是这样呀,那老师可轻松啦。你刚好和夏天同学搭成舞伴。嗯.....让老师看看身型体格....那你就跳男步吧,刚好夏天同学也学的女步!”
“老师....”
“好的,谢谢老师帮我们安排,我们会好好练习的!”杨洋笑容满面的就应下来,留着夏天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丫不是超级讨厌这个课吗!!色令智昏的家伙!

“杨洋同学你先过来,我教一下你,你上节课没来。”
“诶。”

夏天看着不远处的两个身影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个杨洋,两面三刀的家伙!竟然让他失去了每节课被老师亲自辅导的机会!

其他的女生虽然也在练习,无一例外的都注意到了新来的杨洋。毕竟他高大帅气又长得有亲和力,谁看了不想再多看几眼。
所以等到杨洋回来想要和他开始练习的时候,女生里有了一些不小的骚动。
杨洋也习惯了,并不在意,大方的拉起夏天的手就搭在自己身上,右手往腰上一搂,就将夏天搂到了很近很近的距离。
“嗯?你腰好细。”
杨洋低头看着他,似笑非笑,这样近,能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甚至感受到他的呼吸。
另一只手举在空中和他手心贴手心,牵在一起的感觉有些奇妙。
有几个女生甚至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夏天也有些惊讶,他还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距离这么近过。

“来,先是左脚。”
他没听错吧,杨洋开始指导他了?一想事情就乱了阵脚。没跳几步就出了错。
“啊,对不起。”夏天本来就是属于四肢不太协调的类型,跳舞对他来说确实不是能一下子学会的。
可杨洋现在似乎特别得心应手。夏天有些脸红,明明自己比他多上了一节课,现在还不如他了。
“没事,老师说了,男步是带领着女步跳的。你只需要跟着我,相信我不会错就行了。”
夏天点了点头。杨洋因为距离近就把声音压的很低,让他有一种在耳语的错觉。
“来。”
果然,被杨洋有力的手臂带领着方向,似乎不用去考虑左右问题,只要跟着他就行了。腰上的手臂忽然紧了紧,“靠近一点,不然不好跳。”
“嗯...”
杨洋的手有些烫,紧紧地贴在后背,不一会儿夏天有了出汗的感觉。
“好了,休息一下吧。”
“好的!天哥怎么样,我学的快吧!”
“你不是说这个很丢脸吗?”
“那是没看到老师跳之前!跳这个舞,没想到也会这么好看!”
杨洋的直率让夏天听着很轻松,这就是杨洋,他总能看到事物的发光处。无论是多么糟糕的人,甚至是像夏天自己这样的人,杨洋都能说出优点。他有些懂的杨洋为什么这么讨人喜欢了。

“好了,老师要放音乐咯!大家跟着音乐跳一会儿吧!”

两人又重新抱在了一起,音乐是一首耳熟能详缺不知道名字的古典曲子,杨洋轻易的就找到了拍点,拉起夏天就转了起来。
夏天认真的配合着,脸颊因为运动而微微泛着红。
杨洋低头看了他一眼,心里猛然一跳。
他手心突然出了汗,拍子有些不稳了,步伐也乱了节奏。

“啊!嘶——”
“天哥!对不起!踩到你了!”

“哈哈哈!”远处传来一些并不刺耳的笑声。抬头发现女同学们和老师都在看着这边。
“小摩擦不可避免呢!”美女老师笑着说。

是啊,不可避免。
杨洋这么想着,眼睛只是楞楞的看着脸红到衣领里的夏天。

关于现欧

如今的自己非常憧憬那段大学寝室的时光,自己也写了男生寝室的日常,也写了一对自认为可爱的cp。当看到这篇连载的时候觉得很对自己的胃口。并且对于现欧,是打从心底的喜欢。

但是所谓的思乡者不敢听琵琶,就说的是我和现欧吧。

这样的喜欢可能是源于我对我自己脑海的养虾cp的重叠,也是源于我对寝室生活的向往和缅怀。有时候我会觉得欧神身上有自己的影子,这样的影子会很严重,不只是爱打游戏这一点,或者是小白,或者本子,都多多少少能看到一些熟悉人的影子。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我会觉得让现欧在一起是一件不敢去想象的事情。一想到就会心痛,好像自己就在那里,就是他们其中之一。或者是嫉妒着他们还能青涩的爱着。

关于我自己的cp,更加感到人设的苍白。不过这也给了我方向,我从前总是看到他们的可爱面。这个也给了我灵感,也许我也能给他们加上致命的缺点。让他们也变得立体。可是这么思考了过后我就放弃了,因为他们是那么美好。可能杨洋会有点花心,夏天会有点闷,但是这就是他们,如果再加上一些丑陋的缺点,我会非常不忍心,因为他们是大学生活美好的一面,而不是那个连载漫画一样的,怎么说,世间百态。我不想破坏我这份美好的幻想。

本来最初写男子大学生就是因为自己在憧憬着这样美好的关系,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安排在一起,却遇见命中注定的感觉。在每一天每一天最最最平淡的事情里一点点发酵,一点点的渗透到对方内心。这可能是我最憧憬的感情模式。

所以,我会喜欢他们,也会嫉妒他们。知道他们在一起我会非常不安,知道他们发生了小故事会非常不安,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更是非常非常的不安,非常心痛,感觉闭上眼睛就能回忆起那段金子一般闪光的日子,每一寸空气都开始钻进自己的身体,都是从他们身上过来的。所以可能更多的是为自己心痛。

关于养虾CP

我想我还会继续想出一些日常的小故事,可无法否认的是,我已经被那个连载的人设限制住了。我已经被我的生活限制住了。我已经不是那个看到两个走在校园的男生就能写出一整个故事的状态了,因为我已经没有支持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我身在其中。

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幸福 看到他们“一对璧人”(金星秀梗)坐在一起看春晚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四舍五入就等于洞房!!!!!!!啊啊啊啊啊啊啊瞬间爆炸!我真是......萌上凯歌还能坚持这么久真是太好了!!!

男子大学生的非日常

夏天知道杨洋不是故意的,可是内心的气恼不是说灭就灭的,不由把烦闷全撒在杨洋身上,一副“杨洋勿近”的表情。
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事情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位天真的少女。在研究楼前那排树下,一股股刺鼻的香樟气息不停的涌进夏天的鼻子,他感到烦躁不已。

“对不起,你是杨洋同学吗?”
“啊,我是。”
杨洋觉得女孩挺眼熟了,于是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可掩饰的红晕浮上女孩白白的耳廓,“那个...上次多亏你帮我付校车钱,没..没别的意思,就是.....可以请你们喝杯茶吗?”女孩说到“你们”时,快速瞟了一眼夏天又将视线死死粘在杨洋身上。
“嗯...喝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对吧,夏天。”他说完转过头看着夏天,一脸看来逃不掉了的表情。
夏天了然,准备离开,却被杨洋一个用力扯住手腕。
我不想和陌生人喝茶!夏天如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此刻凶巴巴的瞪着杨洋。
“夏天不去的话我也算了吧。”杨洋故作遗憾的对女生说。
“诶!!夏天学长,拜托了......”
“…我更想喝咖啡。”
一对真诚的少女眼睛面前,夏天败下阵来,心里暗暗骂杨洋狡猾。

他们去到了校外一个非常舒适的咖啡馆,整个过程夏天不想再回忆起,无非是杨洋那个家伙逗的女生不停的发出可爱的笑声,讲话的时候魅力全开,闪的女生的视线根本移不开。夏天话越来越少,渐渐感到世界越来越窄,压得他烦躁不已,最后内心一股无名的火气冲上心头,干脆甩下一句头痛便逃走了。

“天哥,天哥!夏天!”
杨洋追出来把一个劲往学校方向走的夏天扯住,“你去哪儿?”
“这不是很明显吗?”语气还是那么冷冷的,可上扬的尾音已经足够让杨洋听出说话人的气愤。
“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回去休息。”夏天不可察觉的吸一口气,又变回了一成不变的平静声线。
可是杨洋已经察觉出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又暂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眼前人的反常,想继续追问却不忍看到夏天为难。于是杨洋上前一步,抓住夏天的手臂,接着像平日一样露出招牌的笑容。

“我扶着你,你靠着我休息!”
“别搞笑了…”夏天别过头不想看见他那张让人没辙的脸。
“好啦,被让女孩子久等了。”
“她只是在等你而已,我就不去了。”费了一些力气才挣脱的夏天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地方让他烦躁而且惧怕。
“喂喂,你知道孤男寡女会尴尬的啊。”
“你既然知道尴尬还要答应她,那我管得着吗?”
“不这还有你吗,拜托了,天哥。”
“说了,我不管了,走了。”

看着眼前人再次挣脱自己,杨洋感到越来越莫名其妙,他一向非常懂夏天,可是这次事情完全超出他的控制:“夏天!!”
不想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你是不是嫉妒有女生接近我,可是你也不是没有人追啊!”
“夏天!”
“夏天你到底犯什么毛病了!”强硬的走上去把人拉回来,却看到眼前形影不离的好友一副自己从没见过的表情,一对可怜兮兮红的眼眶,衬的漆黑的眸子更婉转水润。
杨洋沉默了,自责自己刚刚太大声吓到眼前人。
“我犯什么毛病…”许久,矮一点的少年抬起头直视杨洋,肩膀已经无可救药的颤抖起来,“你问我,我倒想问你!能不能!可不可以!把你那花花公子的习气收敛起来!”

这是杨洋第一次看到夏天这么吼人,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耳朵里少年中气不足却令人心疼的声音。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手从少年瘦弱的胳膊上缓缓放下,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越走越远。

可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当他发现细细的雨滴沾湿了袖口时,突然想起了洱海边的那个情不自禁的吻。
那个时候,怀里人焦急的推开了他,还差点滑倒,手被紧紧抓着,却只是徒劳的低着头掩饰自己红透的耳朵,没有说一句责怪他的话。

尽管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那次“意外”,过着一如往常的生活。可是他们之间,特别是夏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夏天他…似乎变了很多。

这样想着的杨洋听着稀松的雨声,突然抬起头,冲回了咖啡馆。

和女生到了歉之后,向老板借了把雨伞,快步冲了出去。
他的夏天,已经变了。变得容易生气,变得容易在意,变得对一点小事都敏感不已,变得有占有欲,变得那么…美好。
想到珍视的人正形单影只,杨洋的步伐越来越快。

“哗——”
漆黑的伞在身旁被一下子打开,零星的雨珠顺着滑了下来。伞下,雨被挡在外面,身边多了一份温暖的气息,就像天已经放晴。
夏天顶着已经淋湿的头发闷头继续走着,却也不舍躲开。

“以后不会再做那种事了。”
“…”

没有回应,于是杨洋往夏天那边看去,发现就算往他那边倾斜了很多,因为伞太小,瘦弱的肩膀都还淋着雨。

杨洋将伞换了边,抬起手,将人揽进怀里。
“让你吃醋了,对不起。”

耳边的热气和揽着他肩膀的手掌烫的夏天忘记了抵抗。他只能将头埋得越来越低,却无法掩住已经被烫红的脸颊,他绞尽脑汁想好好骂一顿他,却发现自己的气已经撒完了。
他开始感谢越下越大的雨,希望能盖过自己的心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天突然抬起头望向杨洋,“我并没有吃……诶,你…怎么也淋湿了?”
“是吗!”杨洋也有点惊讶的摸摸自己已经没有造型的头发。
“笨蛋。”
夏天不再看他,只是看着前方。

他们又经过了那一排香樟,这场柔和的雨盖过了那刺鼻的味道,只留下了一丝温暖在空气中缓缓流动。

小奏多 不是吧!!!晃是大灰狼啊!不要这么没有防备!(来自producer的担忧)

如龙:极/誓约的场所 桐生一马X真岛吾朗

我不信就我一个人玩了如龙极之后萌上了他们两个!!!然后一搜索发现真的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两个大写的直男!my answer is NOOOO!

这对在一起太带感了好吗,一个看起来侠骨柔情铁血真帅哥,其实却离经叛道从来不曾守过本分,一个看起来古灵精怪八面玲珑,其实却从始至终安静的忠于黑道。一个是堂岛之龙,一个是夜之帝王。但他们却又那么的相似,总是在不经间显露出惺惺相惜。

打游戏的时候被这对随时随地都能闪瞎,在大街上就各种丧尸play,警服play,去到俱乐部就开始女装play,还有酒保play!!!觉得他们是直男的都没有玩过支线剧情啊!

说说让我瞬间就想到的台词吧,真岛:“我喜欢像你这样强壮的男人。”桐生:“比起和女孩子,果然还是和你一起比较舒服。”(虽然吾郎美的女装。。。。。

anyway,什么警察游戏的时候就开始“让我搜一搜桐生老弟身上到底有没有带武器~”丧尸游戏的时候就“好想咬一口。”这些台词都非常糟糕啊!

再说两人的“孽缘”(游戏里是这么描述的,不过我觉得是“良缘”)从始至终,真岛对桐生的多番穷追不舍,都是为了帮他找回十年前的自己。

从如龙极的开篇(十年前),可能真岛就知道了一直保护木村实的就是桐生,桐生肯定也清楚,可是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这时的他们彼此已经在心里认可了对方。特别是真岛,他可能一直都非常想真正的走进这个轰动整个东城会的“堂岛之龙”的内心世界。所以才有开篇的差点杀掉桐生的一幕,两个人都非常帅气。

也是从这次开始,真岛才完完全全的被桐生的个人魅力征服了。

桐生从一开始比较被动,他和真岛的实力其实是不相上下的(毕竟都是我一个人玩出来的,因为是hard难度所以经常被真岛虐)一次又一次的磨砺中,桐生才渐渐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在被真岛在意着,才让桐生开始正视对真岛的感情。

两个人棋逢对手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再者桐生在东城会的出名程度绝不亚于风间组长,而且自身已经被组织“破门”的桐生,却依然非常坚持的叫真岛“大哥”可能就是出于一种非常克制切无法言说的感情吧,composed感情?

最萌的是两人的信条,桐生崇尚的正义,真岛崇尚的忠义,两人立场不一时的交锋也非常酣畅淋漓,从不轻视对手也从不防水,而即使站在对立面,却始终逃不过义这个字。

我所理解的桐生和真岛,抛开游戏里的表现,桐生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霸道却不失柔情的人,真岛则是一个幽默风趣又不失认真的人。

所以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带感的官粮支撑,如何不萌!!如何!不!萌~!!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基于现实)

大学生,考驾照。现在这两个词似乎已经分不开了。

“好了,爸,我知道了。”杨洋挂了电话,焉气地趴在桌子上,整张脸都好像在说“快问我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还是夏天最配合他,这清冷的音色听得杨洋浑身舒服,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我得去报名学车了!”

夏天有点无奈,杨洋有的时候真的跟个小孩子似的。

杨洋要比他小两个月,夏天就真的跟一个哥哥一样,经常顺着杨洋,任着他拉着自己东奔西跑吵吵闹闹。太烦人了,夏天想。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时候,是享受在其中的。

“哦,正好。”

杨洋听到眼睛都亮了起来,“你也要去?”

“嗯。”夏天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了头。这小子的眼睛真是亮的过头了,夏天想。


从那以后,他们又多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杨洋有时候会在睡觉之前拿着手机和夏天说说几个备选驾校的利弊,比比价格。夏天会比以往更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杨洋觉得这样很好,他能让夏天一晚上说这么多话,成就感都要膨胀了。

驾校全都是杨洋去联系的,夏天只负责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就是了,他觉得在杨洋身边,自己总是能很轻松自在,不用去接触任何人。


“夏天。”

“嗯?”

“卧槽你没睡啊!”

“以为睡了那你叫我干嘛。”

“都两点了诶!”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杨洋暗自庆幸上铺这个人没有从自己刚刚那声呼唤中听出端倪,可他觉得那个名字里面裹挟的那一丝难耐和低沉气音足以让任何人遐想联翩。

“你在干嘛。”杨洋试探着问。

“背科一。”

杨洋噗的小声笑了出来,一方面是为夏天背题肯定没有关注到刚刚自己奇怪的举动而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是笑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什么都严肃对待。

“我说优秀学员吶,你不是去拿一百分的,能过90就行啦,三天才考呢!看小爷我背一晚上就过科一。”

夏天不想去理会这个人,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用手机刷题库。

兴致全无的杨洋听到上面没声,索性拿起手机看起了微博。一些无病呻吟的感觉,引起了人们一点怨天尤人的共鸣,一些看起来积极励志的鸡汤,被永远也不会这么做的人的疯狂转发,一些谎言,被愿意相信的人反复咀嚼,热烈辩论。杨洋有时候觉得这就是个蠢爆了的地方。

直到听见上铺那一声清脆的手机锁屏的声音,杨洋才回到了现实,他松了一口气,微微笑了起来。

至少自己的世界没有那么乌烟瘴气。他有夏天,这个如清流一般的人,对人冷淡却无害,只专注于自己的事,不争不抢,四周所有嘈杂与阴暗对他来说都没有用。他只要静静地呆在自己身边,就可以安抚杨洋疲倦的心,那颗被周遭的喧嚣压得喘不过气的心。

夏天躲进了被子里,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下去。

杨洋那样唤了他之后,他想都没多想就嗯了一声,之后的一瞬间,那声“夏天”才真正的从耳朵进入被大脑处理,这样的语调让夏天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头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回应杨洋的话语里不敢多说一个字,深怕泄露出一点慌乱。之后的题库一道题也没看进去。

杨洋他刚刚该不会是想着自己在……夏天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下铺的人肯定听见了,他不确定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那么糟糕,万一只是无意中呢?过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来也不知道被自己打断之后,那个人是怎么解决的。


第二天早上杨洋照常把内裤扔到似醒非醒的夏天脸上,让他找另外的地方晾,然后明知没用,还是在心里暗骂他屡教不改。

“嗯……”夏天熟练的拿开脸上的条纹内裤,翻了个身,抓着被子扭扭捏捏的不想起床。

这个秋天的阳光似乎比往年充足了许多,清晨的宿舍整个都被这虚幻的暖色笼罩着。

杨洋抬起手去轻戳他的脸颊,放低声音说:“喂喂,还打不打卡啦。懒虫。”要不是规定必须本人打卡,杨洋才懒得叫他起床,可他就是这么乐此不疲的叫,这个时候的夏天最可爱了,总是严肃认真的夏天,却老是有赖床这个毛病,像只猫咪,杨洋想。

夏天习惯于杨洋早上非比寻常的温柔,他讨厌喧闹的早晨,特别那种喜欢用手机大声放歌来强制让自己变清醒的室友,让他觉得心脏都跟着没有规律的炸开。醒来应该是一个绵长平静的过程,杨洋这样的刚刚好,总是温和的小心翼翼的跟他说话,让他慢慢的醒来,心脏到全身上下直到意识完全清醒。如果每天都是这样的早晨,那让他和杨洋生活一辈子都好,夏天半梦半醒的想着。

“昨晚刷题呢,再睡一会儿。”夏天无意识的撒娇,并不是真的想睡一会儿,而是想让对方再多叫自己几声。

“小懒猫,还找借口啦。”杨洋不轻不重的捏着自己的脸,“再不起床就不管你了哦。”

果然,还是杨洋最懂得配合自己啊。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平行世界)

这是杨洋搬到大理来的第三年。大学毕业后,杨洋没有选择在家乡生活,也没有理会家里人的工作推荐,一个人一个旅行箱就跑到了大理。

 

他的大学专业是中国语言文学,特长是钢琴,现在他在大理,没有固定的工作,机缘巧合在洱海边上拿到一套院子,价格大概就相当于自己家乡市中心一个厕所,青砖的墙体,窗上装着竹制卷帘,简单的两层楼,黑漆漆的瓦片。仔细一看非常的简单素雅,可是最让杨洋倾心的一处就是一楼那一大片足足有两面墙的落地窗,看房子那天是下午5点,金色的洱海泛着波光一点一点洒在整间客厅,四周一两处湘妃竹,和着这初夏的风摇曳,自己的影子被打在身后的墙上和这动人心魄的美景融为一体。当时杨洋觉得这处废弃的房屋像一个人一样,他想细致的走进他的内心。

 

他从达芬奇买来高级定制沉木椅子和红木矮桌,在落地窗的一角摆上一处最奢华的对座。当时的一个人生活的他甚至想都没想就买了一对的青瓷茶杯,他知道这样的美景,这样的座位,他一个人绝对无法享受。

 

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人。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打扫整顿了这个空荡荡的房子,杨洋终于感到了一丝疲倦。他拿起一罐啤酒坐到落地窗前,看着初春下着小雨的洱海,仔细嗅一下还能闻到雨的清香,想必是远处的赤文岛上的樱花已经开了,一些湿气从宽大的毛衣外传进来,杨洋感到前所未有的宁静。也只是在这个时候,杨洋会把心房里用铜墙铁壁关上的那个人拿出来看一眼,看他那不苟言笑的脸因为自己的调笑而忍俊不禁,看他那冷冰冰的表情随着自己的触碰融化,苍山雪,洱海月,都好似不及那人脸上一抹微红。

 

他来大理生活并不是一时冲动。凭他的实力和家里的人脉,随随便便都可以过上钻石王老五的生活。可是洱海是他心里的一个结,是他的承诺,是他和那个人心心念念的理想国,他必须回到他们的国度,在自己身边留下他的座位,不管那个人会不会回来。

 

杨洋一直很优秀,对待人真诚温暖,有趣又不失优雅的他走到哪里都能呼朋唤友,在大学里也能算上一号风云人物。可是就是这样一号人物,从没有和一个女孩子交往过,也从没听说有什么不良传闻哪怕是上大学以前的。可了解内情的那几个人都知道,和杨洋和他的爱人每天都在一起,只是没人察觉罢了。

 

““我从不知道,醋和丁香的香味也能交融。”

““就像你从不了解,洱海上起舞的是月光。”

““你在等我吗?”

““你想念我了吗?”

““那就请,在馥郁的香氛中等我回来。”

““而我,在洱海的月光下等你的归期。”

 

杨洋这三年来写了很多歌,开始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后来发现在酒吧里用上的时候反响不错,就经常隔三差五的去酒吧兼职形式的献唱两首。他的主要谋生手段并不是这个,可是大家都喜欢,一来二去的只要一得空就会被三海的酒吧老板拖去唱歌,唱几首就能给家里换地毯,杨洋觉得这个买卖划算。三年下来波州湖这一带基本上每个混酒吧的人都能哼两句杨洋的歌。

杨洋还有一个兼职。在一些旅行杂志上,偶尔会看到杨洋拍的照片或者文章。他每半年就出去旅行一次,一次两三个星期,走那么一两个地方,最远去了南非,最近的走了桂林,他去年写香港的文章被收进了中国国家地理的年度版,也没取什么笔名,就是拍摄:杨洋,文章:杨洋。

 

但主要的,还是靠开茶馆挣钱。他的宅子太大了,干脆把2楼改装成了茶馆,大家都奇怪为什么是二楼,因为杨洋一来就把起居的家具全摆在了一楼,二楼什么也没有,就将就着摆了点桌椅拿来当茶馆了。加上二楼的结构文艺一点,杨洋就利用自己毕生见过的所有文艺元素来装点了一番,窗户上的竹帘,京瓷青釉的茶杯,灯饰的摆放,每一幅画,甚至到每一块地板都是精心挑选。地方不大,来的客人勉强都能应付,客人少的时候他就亲自泡茶,客人多了就把茶叶罐子摆出来让客人自己泡完了放回去,有的客人被这份轻松自由吸引,会和他搭讪几句,他也毫不保留,就着大方的性格和客人天南地北的聊,一部分也和杨洋成了好朋友,如今这个茶馆的固定客人算是有那么一拨。

 

就是在一个并不忙碌的下午,楼上有一对情侣客人,不知道对着洱海在聊些什么,杨洋一个人坐在他最贵的那张椅子上,看着洱海,想着下次要去哪个地方旅游,对面的座位依然空着。想着想着,杨洋就想到了那个人。

“我还是最喜欢大理,不是跟风追求心灵的自由,就是想听听洱海上的雨声,是不是和我们第一次听到的一样温柔娴静令人心驰神往。”杨洋在自己的专栏里这么写到。

 

那个人和他第一次旅行的地方,就是这里,他们当时什么也没想,觉得既然家这么冷,不如就到大理去感受感受春天。后来,就在洱海边上,他们拥有了这辈子的第一个吻。

 

想到这里,杨洋觉得心里突然被什么刺了一下,还没等他难受起来,电话就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是奔哥打来的,他的好兄弟,不知道怎么搞到了自己在大理的电话,先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没良心不讲意气,然后说自己到大理了让杨洋去接他。

杨洋心里卧槽了半天,万一自己早几天出去旅游那奔哥还真的要扑个空。

 

杨洋你小子真的是无情无义。奔哥一口喝下那杯顶级六安瓜片,当真是毫无味觉,嘴里已经是骂开了。

杨洋也没有反驳,除了父母,他确实是一个朋友也没告诉,不知道奔哥从哪里打听到自己在大理。他和奔哥说了说自己在这边的情况,奔哥和他聊了聊家乡那边的情况,无可避免的聊到了过去,却都巧妙地避开了那个人的名字。不是杨洋不想提起,也不是奔哥不敢提起,只是久别重逢,似是不适合说起那样悲伤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