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干了这杯烧仙草

闲来无聊就yy身边的好友

没想到这一刻这么幸福 看到他们“一对璧人”(金星秀梗)坐在一起看春晚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四舍五入就等于洞房!!!!!!!啊啊啊啊啊啊啊瞬间爆炸!我真是......萌上凯歌还能坚持这么久真是太好了!!!

男子大学生的非日常

夏天知道杨洋不是故意的,可是内心的气恼不是说灭就灭的,不由把烦闷全撒在杨洋身上,一副“杨洋勿近”的表情。
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事情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位天真的少女。在研究楼前那排树下,一股股刺鼻的香樟气息不停的涌进夏天的鼻子,他感到烦躁不已。

“对不起,你是杨洋同学吗?”
“啊,我是。”
杨洋觉得女孩挺眼熟了,于是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可掩饰的红晕浮上女孩白白的耳廓,“那个...上次多亏你帮我付校车钱,没..没别的意思,就是.....可以请你们喝杯茶吗?”女孩说到“你们”时,快速瞟了一眼夏天又将视线死死粘在杨洋身上。
“嗯...喝茶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对吧,夏天。”他说完转过头看着夏天,一脸看来逃不掉了的表情。
夏天了然,准备离开,却被杨洋一个用力扯住手腕。
我不想和陌生人喝茶!夏天如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此刻凶巴巴的瞪着杨洋。
“夏天不去的话我也算了吧。”杨洋故作遗憾的对女生说。
“诶!!夏天学长,拜托了......”
“…我更想喝咖啡。”
一对真诚的少女眼睛面前,夏天败下阵来,心里暗暗骂杨洋狡猾。

他们去到了校外一个非常舒适的咖啡馆,整个过程夏天不想再回忆起,无非是杨洋那个家伙逗的女生不停的发出可爱的笑声,讲话的时候魅力全开,闪的女生的视线根本移不开。夏天话越来越少,渐渐感到世界越来越窄,压得他烦躁不已,最后内心一股无名的火气冲上心头,干脆甩下一句头痛便逃走了。

“天哥,天哥!夏天!”
杨洋追出来把一个劲往学校方向走的夏天扯住,“你去哪儿?”
“这不是很明显吗?”语气还是那么冷冷的,可上扬的尾音已经足够让杨洋听出说话人的气愤。
“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回去休息。”夏天不可察觉的吸一口气,又变回了一成不变的平静声线。
可是杨洋已经察觉出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又暂时想不出什么理由来解释眼前人的反常,想继续追问却不忍看到夏天为难。于是杨洋上前一步,抓住夏天的手臂,接着像平日一样露出招牌的笑容。

“我扶着你,你靠着我休息!”
“别搞笑了…”夏天别过头不想看见他那张让人没辙的脸。
“好啦,被让女孩子久等了。”
“她只是在等你而已,我就不去了。”费了一些力气才挣脱的夏天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地方让他烦躁而且惧怕。
“喂喂,你知道孤男寡女会尴尬的啊。”
“你既然知道尴尬还要答应她,那我管得着吗?”
“不这还有你吗,拜托了,天哥。”
“说了,我不管了,走了。”

看着眼前人再次挣脱自己,杨洋感到越来越莫名其妙,他一向非常懂夏天,可是这次事情完全超出他的控制:“夏天!!”
不想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你是不是嫉妒有女生接近我,可是你也不是没有人追啊!”
“夏天!”
“夏天你到底犯什么毛病了!”强硬的走上去把人拉回来,却看到眼前形影不离的好友一副自己从没见过的表情,一对可怜兮兮红的眼眶,衬的漆黑的眸子更婉转水润。
杨洋沉默了,自责自己刚刚太大声吓到眼前人。
“我犯什么毛病…”许久,矮一点的少年抬起头直视杨洋,肩膀已经无可救药的颤抖起来,“你问我,我倒想问你!能不能!可不可以!把你那花花公子的习气收敛起来!”

这是杨洋第一次看到夏天这么吼人,他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耳朵里少年中气不足却令人心疼的声音。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手从少年瘦弱的胳膊上缓缓放下,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越走越远。

可偏偏天要下一场雨。

当他发现细细的雨滴沾湿了袖口时,突然想起了洱海边的那个情不自禁的吻。
那个时候,怀里人焦急的推开了他,还差点滑倒,手被紧紧抓着,却只是徒劳的低着头掩饰自己红透的耳朵,没有说一句责怪他的话。

尽管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那次“意外”,过着一如往常的生活。可是他们之间,特别是夏天,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夏天他…似乎变了很多。

这样想着的杨洋听着稀松的雨声,突然抬起头,冲回了咖啡馆。

和女生到了歉之后,向老板借了把雨伞,快步冲了出去。
他的夏天,已经变了。变得容易生气,变得容易在意,变得对一点小事都敏感不已,变得有占有欲,变得那么…美好。
想到珍视的人正形单影只,杨洋的步伐越来越快。

“哗——”
漆黑的伞在身旁被一下子打开,零星的雨珠顺着滑了下来。伞下,雨被挡在外面,身边多了一份温暖的气息,就像天已经放晴。
夏天顶着已经淋湿的头发闷头继续走着,却也不舍躲开。

“以后不会再做那种事了。”
“…”

没有回应,于是杨洋往夏天那边看去,发现就算往他那边倾斜了很多,因为伞太小,瘦弱的肩膀都还淋着雨。

杨洋将伞换了边,抬起手,将人揽进怀里。
“让你吃醋了,对不起。”

耳边的热气和揽着他肩膀的手掌烫的夏天忘记了抵抗。他只能将头埋得越来越低,却无法掩住已经被烫红的脸颊,他绞尽脑汁想好好骂一顿他,却发现自己的气已经撒完了。
他开始感谢越下越大的雨,希望能盖过自己的心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天突然抬起头望向杨洋,“我并没有吃……诶,你…怎么也淋湿了?”
“是吗!”杨洋也有点惊讶的摸摸自己已经没有造型的头发。
“笨蛋。”
夏天不再看他,只是看着前方。

他们又经过了那一排香樟,这场柔和的雨盖过了那刺鼻的味道,只留下了一丝温暖在空气中缓缓流动。

鉴于另一个杨洋火了 说明一下我这位叫杨洋的男主角的人设

杨洋这个名字是在2年前就被我取出来的,那时候我不认识屏幕上的杨洋,这些短篇是基于现实的,杨洋和夏天毫无疑问诶就是以现实某对好友为原型,所以名字也是有相似之处。
在文章里,杨洋的头发是栗色染过的,然后有点天然卷。因为打球很厉害,皮肤为非常健康的肤色,喜欢穿得舒适,就算穿衬衫也绝对不扣第二颗扣子,袖口随意挽起。
这个人非常的无拘无束,开朗幽默,拥有非常好的头脑,让人想接近。因为在一个非常开放的家庭长大,接受的教育也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这样一个人很难逼迫他完成一件无趣的事情。
有花心的毛病但几乎没有正经的谈过恋爱,对身边亲近的人意外的温柔。
认真起来的时候让人感觉无法交流,可能是因为气场的缘故,但是看起来会非常帅气。
除开这些,杨洋的思维方式其实和我们身边的部分男生一模一样,非常的普通和常见。重情重义,喜欢美女,有时候会对身边的人耍小聪明,会帮别人安排一些事情却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就是这样一个帅气一点的普通青年。
所以,绝对和现在这个光芒万丈的杨洋没有半点关系。

重温内战

在说这场年度大戏之前,不得不提到漫威宇宙另一对爱恨纠缠不死不休互相折磨甜到腻死人的cp,EC,我萌的cp中最和谐的一对,没有对家,没有任何撕逼 太太们的图文视频和车每天都能把人轰饱 唯一有分歧的也只发生在内部提出“老万渣不渣”这种傻问题(废话老万当然不渣!)一直对漫威宇宙撕得昏天黑地的两对,盾冬和盾铁(不分先后)早有耳闻,所以觉得远离这一切纷杂,萌上EC是件很幸运的事!继《蝙蝠侠大战超人:结婚》到《美国队长:离婚》再到《X战警:复婚》我的感官已经被刺激过剩,容纳不下其他大戏了。不过今天重温内战,竟然找到了萌点。
一开始我是能吃盾冬的,对盾铁了解的少一点,不过也不雷。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是站在美队那一边的。可是这次重看完全改变了我的观点,小蜘蛛那句话说的很对:“当你有了这么强大的能力,之后发生的悲剧,就都是你的错。”我觉得这样的思想才是超英电影打动我的地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咳,严肃了,回到cp。所以我认为也许钢铁侠那边才是更能说服我的。再反观美队的一系列活动,我就真的无法理解了。
一整部电影,都是在讲钢铁侠的失去,到最后,他坐在那里,唯一得到的是眼前昔日好友丢下的盾牌,我心里就说不出来的疼。那句“so was I.”真是虐我到心里了。但是让我彻底萌上这对的是Tony刚刚看完监控录像第一句话竟然是含着眼泪问Steve是不是一直知道。这句话带着一丝希望却透着满满的绝望,一下子,我的心就被揪了起来,他把Steve当作重要的人,在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而现在,这个人却为了另一个人挡在自己面前。
我入坑一向是为虐不为甜,这一瞬间这么虐让我几乎就要入坑了,再加上之前妇联1和2的种种,以及无时无刻都透露着tony本命的cap眼神,和我是正牌wife的stark气场…but not yet因为…
再回到盾冬。说到虐,盾冬肯定也是虐人千百遍。不过美队1、2的时候我还没有往那方面想过,一直都是首页一些零散的粮让我了解这对。但是他们之间那些深厚的羁绊又让人欲罢不能,这种军中的兄弟情其实很好理解但是真的很萌。现在到了队3,被措不及防塞了一嘴的狗粮,cap全程护妻,眼睛无时无刻都在说“他是我初恋,你们知道初恋是什么意义吗!”,“哦,我变成小男孩了。”,“你们竟然抓吧唧!他可是我的人!”一人飞一人追,天涯双飞客,多美。虽然彩蛋…咳,不说彩蛋!
总之,盾冬盾铁我竟然都喜欢了!虽然更偏向盾铁(毕竟虐感更能让我激动)但是我就不信没人和我一样有红白玫瑰的脑洞!!!我倾向cap早年失去初恋,痛心疾首,沉睡醒来,迷上曾经恩人的儿子,过上一辈子一双人的日子。不料白月光复活杀过来,cap“一瞬间变成小男孩”,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不惜一切保护初恋,深怕他受一点点伤害。可是内心开始纠缠,他深爱着双方,一边是过去,一边是现在(cap好幸福)后来,他还是负了他的红玫瑰,以伤害他的代价护了初恋,却许下“无论何时需要我,我都在。”这种p都不是等于好人卡的承诺。
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两对一起萌的,感觉好奇怪,现在热度也过去了,入坑的人渐渐少了,这里也只是碎碎念一下,盾冬的羁绊很美,盾铁却让人很心痛。两边都很萌。

小奏多 不是吧!!!晃是大灰狼啊!不要这么没有防备!(来自producer的担忧)

如龙:极/誓约的场所 桐生一马X真岛吾朗

我不信就我一个人玩了如龙极之后萌上了他们两个!!!然后一搜索发现真的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两个大写的直男!my answer is NOOOO!

这对在一起太带感了好吗,一个看起来侠骨柔情铁血真帅哥,其实却离经叛道从来不曾守过本分,一个看起来古灵精怪八面玲珑,其实却从始至终安静的忠于黑道。一个是堂岛之龙,一个是夜之帝王。但他们却又那么的相似,总是在不经间显露出惺惺相惜。

打游戏的时候被这对随时随地都能闪瞎,在大街上就各种丧尸play,警服play,去到俱乐部就开始女装play,还有酒保play!!!觉得他们是直男的都没有玩过支线剧情啊!

说说让我瞬间就想到的台词吧,真岛:“我喜欢像你这样强壮的男人。”桐生:“比起和女孩子,果然还是和你一起比较舒服。”(虽然吾郎美的女装。。。。。

anyway,什么警察游戏的时候就开始“让我搜一搜桐生老弟身上到底有没有带武器~”丧尸游戏的时候就“好想咬一口。”这些台词都非常糟糕啊!

再说两人的“孽缘”(游戏里是这么描述的,不过我觉得是“良缘”)从始至终,真岛对桐生的多番穷追不舍,都是为了帮他找回十年前的自己。

从如龙极的开篇(十年前),可能真岛就知道了一直保护木村实的就是桐生,桐生肯定也清楚,可是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这时的他们彼此已经在心里认可了对方。特别是真岛,他可能一直都非常想真正的走进这个轰动整个东城会的“堂岛之龙”的内心世界。所以才有开篇的差点杀掉桐生的一幕,两个人都非常帅气。

也是从这次开始,真岛才完完全全的被桐生的个人魅力征服了。

桐生从一开始比较被动,他和真岛的实力其实是不相上下的(毕竟都是我一个人玩出来的,因为是hard难度所以经常被真岛虐)一次又一次的磨砺中,桐生才渐渐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在被真岛在意着,才让桐生开始正视对真岛的感情。

两个人棋逢对手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再者桐生在东城会的出名程度绝不亚于风间组长,而且自身已经被组织“破门”的桐生,却依然非常坚持的叫真岛“大哥”可能就是出于一种非常克制切无法言说的感情吧,composed感情?

最萌的是两人的信条,桐生崇尚的正义,真岛崇尚的忠义,两人立场不一时的交锋也非常酣畅淋漓,从不轻视对手也从不防水,而即使站在对立面,却始终逃不过义这个字。

我所理解的桐生和真岛,抛开游戏里的表现,桐生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霸道却不失柔情的人,真岛则是一个幽默风趣又不失认真的人。

所以这么天造地设的一对,又有带感的官粮支撑,如何不萌!!如何!不!萌~!!

男子大学生的日常(基于现实)

大学生,考驾照。现在这两个词似乎已经分不开了。

“好了,爸,我知道了。”杨洋挂了电话,焉气地趴在桌子上,整张脸都好像在说“快问我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还是夏天最配合他,这清冷的音色听得杨洋浑身舒服,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我得去报名学车了!”

夏天有点无奈,杨洋有的时候真的跟个小孩子似的。

杨洋要比他小两个月,夏天就真的跟一个哥哥一样,经常顺着杨洋,任着他拉着自己东奔西跑吵吵闹闹。太烦人了,夏天想。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时候,是享受在其中的。

“哦,正好。”

杨洋听到眼睛都亮了起来,“你也要去?”

“嗯。”夏天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了头。这小子的眼睛真是亮的过头了,夏天想。


从那以后,他们又多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杨洋有时候会在睡觉之前拿着手机和夏天说说几个备选驾校的利弊,比比价格。夏天会比以往更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杨洋觉得这样很好,他能让夏天一晚上说这么多话,成就感都要膨胀了。

驾校全都是杨洋去联系的,夏天只负责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就是了,他觉得在杨洋身边,自己总是能很轻松自在,不用去接触任何人。


“夏天。”

“嗯?”

“卧槽你没睡啊!”

“以为睡了那你叫我干嘛。”

“都两点了诶!”

“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杨洋暗自庆幸上铺这个人没有从自己刚刚那声呼唤中听出端倪,可他觉得那个名字里面裹挟的那一丝难耐和低沉气音足以让任何人遐想联翩。

“你在干嘛。”杨洋试探着问。

“背科一。”

杨洋噗的小声笑了出来,一方面是为夏天背题肯定没有关注到刚刚自己奇怪的举动而松了一口气,一方面是笑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什么都严肃对待。

“我说优秀学员吶,你不是去拿一百分的,能过90就行啦,三天才考呢!看小爷我背一晚上就过科一。”

夏天不想去理会这个人,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用手机刷题库。

兴致全无的杨洋听到上面没声,索性拿起手机看起了微博。一些无病呻吟的感觉,引起了人们一点怨天尤人的共鸣,一些看起来积极励志的鸡汤,被永远也不会这么做的人的疯狂转发,一些谎言,被愿意相信的人反复咀嚼,热烈辩论。杨洋有时候觉得这就是个蠢爆了的地方。

直到听见上铺那一声清脆的手机锁屏的声音,杨洋才回到了现实,他松了一口气,微微笑了起来。

至少自己的世界没有那么乌烟瘴气。他有夏天,这个如清流一般的人,对人冷淡却无害,只专注于自己的事,不争不抢,四周所有嘈杂与阴暗对他来说都没有用。他只要静静地呆在自己身边,就可以安抚杨洋疲倦的心,那颗被周遭的喧嚣压得喘不过气的心。

夏天躲进了被子里,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下去。

杨洋那样唤了他之后,他想都没多想就嗯了一声,之后的一瞬间,那声“夏天”才真正的从耳朵进入被大脑处理,这样的语调让夏天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头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回应杨洋的话语里不敢多说一个字,深怕泄露出一点慌乱。之后的题库一道题也没看进去。

杨洋他刚刚该不会是想着自己在……夏天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下铺的人肯定听见了,他不确定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那么糟糕,万一只是无意中呢?过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来也不知道被自己打断之后,那个人是怎么解决的。


第二天早上杨洋照常把内裤扔到似醒非醒的夏天脸上,让他找另外的地方晾,然后明知没用,还是在心里暗骂他屡教不改。

“嗯……”夏天熟练的拿开脸上的条纹内裤,翻了个身,抓着被子扭扭捏捏的不想起床。

这个秋天的阳光似乎比往年充足了许多,清晨的宿舍整个都被这虚幻的暖色笼罩着。

杨洋抬起手去轻戳他的脸颊,放低声音说:“喂喂,还打不打卡啦。懒虫。”要不是规定必须本人打卡,杨洋才懒得叫他起床,可他就是这么乐此不疲的叫,这个时候的夏天最可爱了,总是严肃认真的夏天,却老是有赖床这个毛病,像只猫咪,杨洋想。

夏天习惯于杨洋早上非比寻常的温柔,他讨厌喧闹的早晨,特别那种喜欢用手机大声放歌来强制让自己变清醒的室友,让他觉得心脏都跟着没有规律的炸开。醒来应该是一个绵长平静的过程,杨洋这样的刚刚好,总是温和的小心翼翼的跟他说话,让他慢慢的醒来,心脏到全身上下直到意识完全清醒。如果每天都是这样的早晨,那让他和杨洋生活一辈子都好,夏天半梦半醒的想着。

“昨晚刷题呢,再睡一会儿。”夏天无意识的撒娇,并不是真的想睡一会儿,而是想让对方再多叫自己几声。

“小懒猫,还找借口啦。”杨洋不轻不重的捏着自己的脸,“再不起床就不管你了哦。”

果然,还是杨洋最懂得配合自己啊。

记第一次遇见雪

你好,雪。
不知道这样笼统的叫你是否合适,
听说你的每一片都是不同的,
可每一片又是相同的,
都那么小心翼翼那么自由。

留在了学校,在室友威逼利诱下留在了寝室过夜,贪玩地熬夜。
三个条件下,我和你遇见了。

恨自己不能变成风,拥抱你。
恨自己不能变成大地,然后你睡在我的心尖。
温柔的雪花在低语,
仔细听,一声一声的轻吟着昔日好友的姓名。
现在我想变成不怕冷的雪,
聆听我所想念人的想念。

凯歌金星秀妄想(给自己起个头)

关于这个活久见,有生之年,从金姐第一次在节目上说,我就开始妄想了。从正常的访谈,妄想到他们私底下和金姐的聊天,后来我萌生出了想要写一写的想法,圈地自萌嘛,好处就在这儿,随便妄想。

因为想要掌握金姐的说话感觉,她的说话模式,我把这一年的金星秀看了个大半,有时候我一整夜的睡不着,脑海里全是幻听,金姐的只言片语,一东北大娘们就在你耳边不停地吵。

我把实问实答的问题全部罗列了出来(这个时候只有gg在台上),包括王先生的上台时间,中间怎么过场,全部列好了。

再去B站刷了很多王先生的访谈节目。我有那个自信大概可以塑造出kk在节目上的样子。

可是gg,作为一个新粉,为了准确的不ooc的去描述他,我疯狂的补了很多他的视频资料,文字访谈,搜索引擎近一个月都是他的名字。可是我发现,越深入的了解他,我越无法把握他。他越来越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稳重,努力,幽默,天真,调皮。这些词是怎么整合到一个人身上的?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阅历还太浅,这样的人,我在现实中从未遇到过,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我无法想象进入他的思维,他将怎么对我的情节做出反应。他太完美了。

我从头到尾看了我幻想出的问题,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我罗列的时候是抱着期待gg会怎么回答,却完全没有想过他应该怎么回答。

一个人有很多面,我想写手有的时候是会把自己的某一面反应到自己的文字当中的,包括塑造角色。

我以前写过一些文,塑造过几个角色,可是对于gg,我无能为力,他就像一道光,让我无法抓住,甚至无法睁开眼睛仔细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是那么的耀眼,和我腐朽的不思进取的生活整个背道而驰。


记录到这里,但是我应该会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妥协ooc或者尽我所学给笔下的kg一个大致的轮廓。